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专题
专题

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揭秘家族企业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3-24  来源:中国企业家杂志  作者:杨倩  浏览次数:600
核心提示:  家族企业投资,从风险、投资组合角度来看,必须把家族内外投资决策整合在一起,才能认清风险,如果看不清风险,就没有办法很好地建仓。家族投资根据目标进行规划,才是全面的资产规划。  未来中国中产阶级将有一半以上进入相对富裕阶层,财富管理不再是
   家族企业投资,从风险、投资组合角度来看,必须把家族内外投资决策整合在一起,才能认清风险,如果看不清风险,就没有办法很好地建仓。家族投资根据目标进行规划,才是全面的资产规划。
  未来中国中产阶级将有一半以上进入相对富裕阶层,财富管理不再是少数人需要的事情。关于如何打理好财富,尤其是家族财富传承,哈佛大学荣誉教授、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·默顿告诉我们,你需要知道这两条铁律:金融业没有什么是免费的,唯一免费的就是多元化投资;要做就做熟悉的领域,但是,投资不熟悉的领域,进行多元化投资更为重要。
  默顿教授在1970年代初就推出了期权定价模型,第一次将科学定价模型广泛应用于金融衍生产品上,为蓬勃发展的金融衍生产品奠定了基础,这个领域成为今天的金融工程学。
  1997年,他因衍生产品科学定价理论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 他还一直致力于生命周期投资理论研究。
 
  以下为罗伯特·默顿在北京大学演讲内容:
  管理金融风险有三种方式:多元化投资、对冲、保险。
  分散投资是不用花钱的。阿尔法系数(Alpha)用来衡量承担同样的风险,得到更好的回报的程度。多元投资就是尽量分散,在全球进行组合,彻底极端的分散化。承担的风险成本是夏普比(Sharpe Ratio),也就是获得多少额外回报。回报不会是零风险的。要想拿到更高回报,每个单元的风险肯定是越高越好。夏普比越高,你在同样风险下的回报越高。
  有效市场只是理论上的概念。所有的理论都是现实的简化版,并不完全准确,也很难实现,这不是因为人们笨,大家都在试图获取各种信息作决策,但就像盲人摸象一样,每个人都不能掌握最完备的信息。现实世界风险复杂得多,有很多具体因素没法量化,比如利率变化,可能导致收益损失好几个百分点,就是因为没有分散化投资。
  在1993-2015年之间,这段比较长的时间内,我们考察了日本、香港、中国的投资表现。即使在表现特别好的国家,这些国家有正的Alpha,表现比预期好,没有多元化还是会有损失。
  你要获得更多回报,就要承担更多风险。人们会以为多元化是天真的投资,买了全球组合,却连这些公司干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按市值比例买。但是,风险不只是安全的问题,而是得到最大回报的问题。风险控制较好,就能得到更高回报。
  投资总有预期,很多时候预期没法实现。很多时候,实际回报不如预期。即便如此,投资分散到世界各地,有可能比最好的情形还要好,实现超额回报。同样一笔钱,投资在全球,跟只投在日本,差别有多大?全球比日本要好4.8%。在中国,22年中,世界投资组合回报率与中国市场投资回报率也有4.6%的差别,如果把它与其他投资组合,比如国库券比较,差距会更加放大。
  即便3%的差别,经过20多年投资收益可以继续放大。每7年翻一番,21年投资收益就能放大8倍。一开始差距很小,每年翻倍增长,然后复利增长。很多金融机构付钱就是为了获得超额回报。如果把世界最聪明的人都找来,只投中国、日本、美国这几个单个市场,顶多是与最好预期打平,并没有得到超额回报。不要限制投资范围,不要局限于一个国家,否则付出代价非常惨重。
  我们再看香港,不是因为离中国近,而是趋势与日本、中国不一样。香港市场实际表现比预期好,市场本身有超额表现。但即便跟着香港大盘跑,投到全球仍然可以超过香港的最佳表现。有人认为,国家太大摸不清,所以不要投。如果对这个国家非常熟悉,就只做这个国家,但一旦做坏了,代价很大。很多时候,政府政策关注不是投资,而是其他维度,有时候与投资者利益背道而驰。在任何一国投资就是与当地政府进行博弈。
  唯一获得超额投资回报的方式,把特别好的一笔钱投到香港,在其之外增加全球投资,让所获得投资回报更上一层楼。任何企业,如果能够全球分散,即便不能实现最完美的投资兑现,多几百个基点,对企业来说也是非常关键的额外收入。不过,通常这个组合过程需要花8-12个月。
  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?还是多元化投资!
  接下来针对家族企业。家族企业投资,从风险、投资组合角度来看,其中一些人管家族内、其他人插手家族外。必须把家族内外投资决策整合在一起,才能认清风险,如果看不清风险,就没有办法很好地建仓。家族投资根据目标进行规划,才是全面的资产规划。
  家族内有更好的信息、比较优势,可以根据行业认知做出决策,坚持自己做得最好的领域就不会出问题。但如果是管理家族财富,只投你熟悉的领域不适用,全球分散化投资获得回报比单一行业、单一国家要高。如果一家企业表现特别好,只在某一领域投资就像投资香港一样,虽然是正的Alpha,但投资全球反而回报更好。把你的懂行与分散多元化结合,做多元化组合就能看到效果。
  一般来说,经营私人企业,如果不想上市,不想给别人股权,就不能发行股票获得资本,贷款额度也很有限,因为取决于资产风险。如果你的资产组合是零Alpha,也未必是好的资产。拿有风险的资产去融资,风险低贷得多,风险高贷得少,等于你把风险都消耗在融资上。
  如果你不想上市,而举债太多,怎么办?假设我们的企业是做电脑芯片,很成功,风险之一就是全球芯片市场,因为你控制不了全球市场价格,就像我们控制不了全球石油供应。如果全球芯片厂都不好,你的回报证明,大家不好,你也不好。你承担了全球风险,别人不会为此付费。如果进行掉期,把全球芯片与全球各个产业进行对调,或者伦敦LIBOR拆借率对调,把风险拿掉的话,你的债券人会多贷钱给你。你可以找到高效的办法,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。把企业中没有价值的风险剥离,才能获得贷款。
  作为投资者,不想让公司风险渗透到家族中,你希望比较高的夏普比。这样你要把组合的相当一部分投资在不熟悉的地方,你可能其他资产有Alpha,关键是如果不分散,只投在熟悉产业,实际上就是浪费了很多回报。经营好企业的话,需要专注于相对优势,管理家庭资产时,却不适用相同的方法。
  零售投资者买股票赚不了钱,因为你不够多元化。买一个股票,它的夏普比可能只有全球组合的四分之一,问题可能还有内部交易、信息不对称、交易成本很高。
  做聪明的投资,实际上自己选股,肯定不可能多元化。一定要建立一个照顾散户投资者的市场,可以买全球组合,也可以买期货。从审慎管理的角度,一个人承担同样的风险,在多元化情况下回报更多。
  要多元化,收费透明度需要提高。最关键的是,投资建议这种服务肯定是半透明的,天生是灰色的,没有办法让银行、保险公司、投资公司完全透明。比如要做一个膝盖手术,医生提供所有论文,所有手术工具,每个步骤全部透明,你还是判断不了是否该做手术。金融服务实际上像医疗服务一样没有办法透明,唯一的办法就是信任。银行遇到危机,保险公司遇到危机,是因为它们是不透明的,没有办法,要重新从危机中恢复过来,一定要重塑信任。
  信任有两部分,一是可信任度,相信他是为我好;二是专业能力。两样都有,才能值得信任。金融行业首要原则就是信任,还有就是背后的规章和政策。
  我认为,以后在零售和个人散户投资中,美国金融资讯服务以前靠收费就投资,不管投资成败的日子就要结束。也就是说,一个真正的投资顾问,如果今天给你的不是最好的投资决策,就不收费。这并不是说付佣金得不到好的投资顾问,但是以后的投资顾问必须要有足够的可信度。
 
  (记者杨倩根据罗伯特·默顿北大演讲整理)
 
 
 

申请加入

X

*请认真填写以下信息,以方便我们与您取得联系
选择项目:
用户姓名:
 
手机号:
 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

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:郑州知网 备案号:豫ICP备14001630号-1